所有功法分类

    哦,玉兰花

    • 评论(0)
    • 收藏
    • 分享
    • 2019-03-11 16:51
    • 作者/来源:全球功夫网

    全球功夫网讯 早春二月,春风温柔中带着些许凛冽。仰头,天空被风擦洗得一尘不染,蓝得耀眼。远看,柳梢只有一抹鹅黄。哦,玉兰花,在荒芜的早春开放了!

    光秃秃的枝干上,硕大的花朵,白的,粉的,红的,舒展饱满,迎风摇曳,款款大方,惊艳而不失优雅。绽放的花朵站立枝头,像一只只随时扑棱棱振翅飞翔的鸽子。伫立树下,你似乎不敢喘粗气,担心惊飞了这群天使。

    轻嗅,花香幽幽,有茶味的清,有果香的醇,又似乎是月夜谁家院子随意拉奏的二胡名曲,缓缓飘入你的耳际。

    凑近细瞧,花瓣像酒杯一样盈满,婴儿的笑容般灿烂,如美玉温润动人。花朵与花朵分得开,离得远,各自独立,远看,宛若天女散花,但一起构成一个浑然天成的整体。她们不像桃花、杏花、梨花花朵之间挨挨挤挤,靠着浩大的声势,吸引人的眼球。她们卓然独立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一往无前的孤寒气和决绝的孤勇,让你的脚就钉在了玉兰树下。

    等到春意盎然,万紫千红的春天到来之时,玉兰花选择了凋谢,把机会给了叶。夏秋之际,玉兰树在葱茏的花草树木中,似乎并不起眼。

    我喜欢玉兰花,更倾慕那如玉兰花一样美丽的女子。张瑛老师和玉兰花大概有缘分吧,《说文》云:瑛,玉光也。

    十几年前,县城锻炼身体的人寥若晨星,打太极的更是屈指可数。张瑛出现在了梨园广场,早早晚晚,兀自打拳,一招一式,不苟且,不偷懒,特立独行。

    “咦,头发那么短,男的女的?”

    “咦,吃饱了撑的,不睡觉,不逛街,练那干什么?”

    “好好的干部,像个道士一样宽袍长袖,要成仙吗?”……

    碎碎的话,飘来又飘走。练拳的人还在,就如同早春绽放的玉兰花,自信地绽放着,但是谁又能忽视玉兰花的美呢?谁会忽略自己的健康呢?

    渐渐地,在张瑛身后,“照猫画虎”的人多了。耄耋老人,中年妇女,孩提幼童,排列两行,随着舒缓的音乐,动作由僵硬到舒展,由生涩到流畅,人人神情专注。一套拳练完,张瑛老师刚一转身,有人急切地迎上去,要求单独示范,指点,比划……

    每逢节假日,张瑛老师会四处虔诚地去拜师,奔波全国各地参加比赛和交流,积极组织拳友参加考级。她将自己所学的太极拳、太极剑、刀、棍等套路,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喜爱太极的人们。我突然想起来,玉兰花的花语是:报恩,纯真自然的爱。

    如美丽的玉兰花一样,古老的太极拳也走进了校园,进了单位,一批批追求健康与美丽的人,成为了太极拳的习练者,受益者。太极在淳化落地生根,开花结果。

    玉兰花和太极,其实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。富贵人家的门楣上,照壁上,屏风上,都刻着绣着的都是玉兰花,因为玉兰既有金玉满堂的富贵之气,又有兰花的高洁清幽。而太极,作为养生之道,在中国更是源远流长。今天,张瑛老师身上濡染着二者之美。

    春天来了,我又一次徜徉在具有秦汉风格的文博馆前,欣赏娴雅的玉兰花,“春风乍起魂飘荡,高枝朵朵情无限”。看瑛子老师在玉兰花下和一群人身着白色太极服,优雅美丽地舞着太极剑。

    哦,玉兰花,在静静地绽放!

    作者:赵亚亚,中共党员,咸阳市作协会员,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,出版有散文集《远村那缕炊烟》。

   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帮助中心 | 意见反馈 | 联系我们 | 手机客户端 | 粤ICP备12079675号-1